<li id="vtth4"><acronym id="vtth4"></acronym></li>
        <dd id="vtth4"></dd>
      1. 加載中...
        您的位置:首頁 >行業 > 正文

        化妝品小樣在各平臺“炒”的火熱 如此分裝真的安全嗎?

        2021-09-29 08:40:01 來源:北京商報

        私人作坊配制、罐裝的化妝品小樣,或許滿足了少數人對大牌的訴求,但背后暗藏著不容忽視的消費隱患。近日,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眾多電商平臺、短視頻平臺頻繁出現個人賣家私自分裝而成的化妝品小樣,并用“低價擁有大牌”“樣多方便試用”“量少便于攜帶”等相關詞匯吸引消費者,其相關視頻和產品銷量的關注度極高。然而,商家宣稱的低價試用更多是噱頭,看起來便于試色又價格便宜的分裝小樣,更是藏污納垢,小作坊環境難以與工廠無菌流水線相比,是否超過使用期限也難以核實,就連真假都是一個問號。

        自制小樣全網“蔓延”改裝行為比比皆是

        “黃一白還是黃二白?”“這個粉底液色號會不會偏白?”“口紅色號適合我膚色嗎?”購買化妝品之前消費者的困惑難以避免。如果不慎買錯了色號,可能整瓶昂貴的化妝品就會被浪費。

        在此情況下,售價僅幾十元的化妝品分裝小樣就成了愛美人士的“試錯”利器。不同于早些年直接銷售“非賣品”的化妝品小樣,一些小作坊手工自制的分裝小樣,成了現階段的時髦品。

        在抖音這類短視頻平臺上,“沉浸式”制作分裝小樣的視頻總是能吸引眾多消費者圍觀。“用一半就不用了的粉底液,分裝完了省好幾百”“口紅用到底,不要扔,這樣做就不浪費了”等文案隨處可見。清洗工具、分裝方式、改裝心得、成品展示等均是視頻中分享的內容。此外,在淘寶等多家網購電商平臺上,不但售賣分裝工具的店鋪異?;鸨?,就連銷售分裝化妝品的店鋪也頗受歡迎。

        北京商報記者在電商平臺中看到,銷售自行分裝的化妝品小樣的店鋪不勝其數,部分淘寶商家月銷量高達200+到300+。抖音中分裝商家發布的分裝過程視頻最高有上百萬的點贊,其中一個以發布化妝品分裝視頻為主的名為“胖魚美妝”的商家,粉絲量已達到近130萬,個人簡介中標注,“私信太多,回復不過來”,可見化妝品分裝產品市場的需求之大。

        對于平臺是否會對私人加工處理的分裝化妝品進行管理和監管,北京商報記者采訪了淘寶、抖音等平臺,截至記者發稿多數平臺并未給出明確回應。抖音相關負責人給出了明確的態度:平臺對美妝商品發布有明確要求,其中商家自行分裝化妝品明確為禁售品,商家如繞開平臺管控擅自銷售,平臺將依照規則規范對其進行嚴厲處罰。

        低成本投入利潤高達50%

        化妝品分裝小樣之所以能在全網各大平臺蔓延開來,尤其是以自制和小作坊形式獨立存在,或與其較低的入門投入有關。

        想在化妝小樣的市場中分一杯羹,似乎也不是難事。一位從事化妝品分裝工作的商家表示,這門生意前期投入還是比較小的,“酒精消毒片、分裝工具、電子秤等等加起來花了100多塊錢,且可以長期使用,而裝化妝品的盒子一個幾毛錢,買得多的話更便宜”。

        在淘寶上,一個月銷900+的店鋪“白鹿DIY手作”銷售的高光分裝盒迷你粉餅分裝壓盤,其售價可低至5.99元。5個單格鐵盒、1個三分格鋁盤、30毫升醫用酒精、1個壓粉章、1個不銹鋼小勺和6個指套售價為23.19元。當然,價格還可以更低,分裝化妝品的包裝盒按容量的不同一般在3-8毛之間不等,購買數量越多相對價格也更便宜。

        自制的分裝小樣或許只是從總價上來看更便宜了,分攤到每克時價格卻遠高于正裝。北京商報記者隨機詢問了多家銷售分裝化妝品的店鋪,客服人員均表示貨源來自日上或韓國免稅店等,價格一般為國內專柜半價。以雅詩蘭黛DW粉底液為例,日上免稅店整瓶價格在278元左右,合1g價格9元,韓國代購等價格還可能更低。記者在某分裝店鋪中購買的DW粉底液,1g售價約為16元,是日上免稅店價格的1.7倍。

        與此同時,本身價格更高的粉底液相較之下利潤也更高,除去包裝和運輸成本,商家獲取的利潤可用“可觀”來形容。例如雅詩蘭黛白金粉底液,分裝店鋪1g價格在30元左右,免稅店價格在450元不等,合1g價格僅為15元。前期投入的包裝成本分攤到每件小樣還不足1元。

        除了包裝成本可忽略不計,快遞費用同樣低得乍舌。“電商企業長期合作發快遞,小商品發件量大的話,一個快遞基本在3-4元,甚至有的小件只要1塊多”,快遞行業相關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了上述信息。按此粗略計算,30元1g的雅詩蘭黛白金粉底液,商家可賺取的利潤基本達到了50%以上,450元一瓶分裝后按克售賣,給商家帶來了超過200元的利潤。

        除了可觀的利潤,化妝品市場的廣闊前景也帶動著分裝小樣生意的發展。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12-2019年期間,中國化妝品市場規模不斷擴大,從2012年的2484億元增長到2019年的4256億元。預計2021年,疫情因素減弱后,中國化妝品市場規模甚至超過疫前水平,將增至4553億元。

        此外,據國家統計局近日發布的2021年上半年社會消費品零售數據顯示,2021年上半年零售總額為211904億元,其中化妝品品類銷售額達917億元,同比增長26.6%。

        存超期風險無正規標簽

        利潤可觀,前景廣闊,但分裝生意里暗藏的隱患也在不斷顯現。北京商報記者瀏覽了多家分裝店鋪發現,包裝主要有兩種形式,一是圓蓋小盒,二是旋轉筆,包裝過程多為商家自行罐裝。

        在某直播平臺中,也有不少商家會發布分裝過程的視頻。視頻中,操作人員戴著手套,用酒精棉簡單擦拭分裝盒、分裝工具后,拆開化妝品原包裝,輕按幾下,粉底液就被擠進了分裝盒內,再貼上自行制作的色號標簽,一個分裝產品就這樣誕生了。視頻中的操作環境往往為私人房間,周圍放置著其他化妝品、擺件等雜物。整個操作過程難以與正規化妝品的無塵生產流程畫上等號。

        北京商報記者隨機從兩家分裝店鋪(“不不試色”和“奶酪喵的美妝店鋪”)中購買了產品后發現,除了有標注產品名稱、色號以及克數外,并無其他任何標識。瀏覽了其他多個商家發布的商品圖片,記者發現無正規標簽已成為普遍現象。對此消費者小李認為:“雖然分裝產品很方便,但沒有標注開封日期、使用期限等,使用起來還是不夠放心。而且不像正裝產品可以驗貨,分裝的真假無從辨別。”

        一名有14年化妝品行業從業經驗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如果分裝商家沒有在符合標準的環境下進行分裝,那么該商品就存在被污染的可能。“每種商品都有保存期限和使用期限,分裝產品被開封后就被視為已使用,如果商家沒有對初次分裝日期進行說明的話,也存在著消費者購買的商品在保質期內,但很多時候已經超過了使用期限的風險。”

        對于分裝產品一般不標注開封日期等信息的情況,北京市藥監局則表示,據《化妝品監督管理條例》第三十五條規定:化妝品最小銷售單元應當有標簽。標簽應當符合相關法律、行政法規、強制性國家標準,內容真實、完整、準確。例如應當標注化妝品生產許可證編號、全成分以及使用期限、使用方法以及必要的安全警示等。

        此外,《化妝品生產經營監督管理辦法(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令第46號)》第六十三條強調,標注標簽的生產工序,應當在完成最后一道接觸化妝品內容物生產工序的化妝品生產企業內完成。

        不具備分裝資質真偽難分辨

        對于如何檢驗分裝產品的真偽,似乎沒有商家能給出一個完善的方法。一位商家表示,可以到專柜試看。另一位商家則表示:“你自己買一瓶正裝和分裝比對一下。”然而按此做法,購買分裝試色的意義便蕩然無存。

        除了真假難辨、沒有正規標識外,商家自行包裝帶來的衛生隱患也不容忽視。北京商報記者在名為“小浣熊生活家”的淘寶分裝店鋪內看到,熱銷第一名的分裝產品下,有消費者評論稱“剛拆開發現有一根毛”,并配有帶毛產品的圖片。

        對此商家回應稱,在之后的分裝工作上會更加用心。“分裝小樣一打開就有濃濃的酒精味,怕刺激皮膚就沒敢用。”美妝愛好者丹丹(化名)也表達了對化妝品分裝產品衛生問題的擔憂。

        “工具和分裝后都有消毒,但如果您是敏感皮,建議到專柜試色。”某分裝商家對產品衛生問題解釋稱。對于銷售自行分裝的化妝品是否有取得相應資質和衛生保證等問題,多個分裝商家均表示并無資質,“沒有(資質),您可以找生產廠家,他們有”。

        關于商家私自進行化妝品分裝行為,北京市藥監局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商家私自進行分裝且銷售化妝品的行為屬于生產行為,必須遵循《化妝品監督管理條例》有關化妝品生產許可管理的規定,由持有化妝品生產許可證的生產企業在許可范圍內組織開展。

        需取得許可證違規生產或涉嫌違法

        私人作坊的“手作”分裝小樣,諸多環節都難以同品牌生產畫等號。配制、填充、灌裝應在符合產品質量控制需要的生產車間實施,同時化妝品的包裝材料也應當符合強制性國家標準、技術規范等要求,從而確保產品的質量安全?!痘瘖y品生產經營監督管理辦法(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令第46號)》第六十三條提到,配制、填充、灌裝化妝品內容物,應當取得化妝品生產許可證。

        北京市藥監局也強調,由于未取得化妝品生產許可證的化妝品經營者不具備化妝品生產方面的條件、質量管理和人員管理的要求,無法保證質量安全,因此其不得私自分裝且銷售化妝品。

        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趙虎稱,這類自行進行化妝品分裝的商家可能存在一定法律風險。商家不對生產廠家、使用期限等信息進行標注違反了《產品質量法》。且分裝類產品一般涉及到雅詩蘭黛、Dior等眾多品牌,在法律上,私自分裝的行為屬于割裂了產品與品牌之間的聯系。“更有甚者,如果商家有售假、以次充好等行為,還可能會涉及違反刑法。”

        對此,北京市藥監局提示消費者,一些化妝品生產企業生產小規格包裝產品供消費者選擇,但無論何種規格包裝(包括最小銷售單元),只要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銷售的進口或者國產化妝品,需完成注冊或備案方可上市銷售,且都應當有中文標簽,標簽內容應當符合法律法規、強制性國家標準的要求。消費者購買產品后,可以通過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官網或“化妝品監管”App查詢化妝品注冊、備案信息。

        據了解,北京市藥監局已要求北京化妝品電子商務平臺按照法律法規要求承擔對平臺內化妝品經營者的管理責任,對平臺內經營者私自分裝且銷售化妝品的行為開展自查工作,如發現平臺內銷售的化妝品存在無證分裝、無注冊備案、無中文標簽等違法違規行為,應按照要求采取措施,及時制止,控制風險隱患并報告市藥監局。同時北京市藥監局也將開展網絡巡查,進一步排查網絡銷售化妝品的違法違規行為。